巨灵鸟

电话   4000156919
当前位置:首页 > ERP基础知识_ERP百科

仍然不足够-ERP和TOC的新境界(十二)

来源:巨灵鸟软件  作者:进销存软件  发布:2014/8/20  浏览次数:3342


  11 最佳排程何处寻?


  一九九八年七月廿七日(六天后)


  星期一早上八点半,兰尼踏入全国最佳APS公司之一的英达逻智公司办公楼时,已经累得要死了。他还在为航空公司因某些技术故障,将乘客关在飞机上三个小时之久而恼火,他凌晨三点才到达酒店,疲劳和气恼使他变得极不耐烦。

  他向英达逻智公司行政经历娜拉做了自我介绍,她正在等候他的到来。兰尼穿着随便,头发没有梳理过,胡子也刮得不甚整齐,外表显得不大整洁,一点都不像高级行政人员。

  她掩饰着失望,热诚地接待他。“幸会,先生,卓克会向你介绍我们的软件,而我们的销售副总苗勒会在十二点半与你共进午餐,我先带你到卓克的办公室。”

  卓克只知道霸软公司有人要来看看英达逻智公司的软件。兰尼一进门,卓克马上就从他的外表看出,他既非搞业务开发,也非做营销或销售。他在猜想兰尼的真正意图,却摸不着头绪,只好试着为他们的软件作例行性的介绍,他念出推销产品的开场白,畅谈当今市场的竞争,以及信息取代库存的需要。

  兰尼意识到对方是销售人员,便请他少谈空话。“这软件希望达到的目标是什么?”

  卓克机械性地回答:“优化整条供应链(supply chain)、缩短完工时间、减少库存、更有效率地运用资源、提供准时交货率和迅速报价,以改善客户服务。”

  兰尼讨厌只照本宣科的家伙,他以尖锐的语调反问:“这软件是怎样减少库存,而又同时提高资源的效率呢?”

  “问得好。”卓克回答,“这正是你需要这么灵巧的APS软件的原因,这是一个真正的有限产能排程工具,能细心规划并监督产能,我来给你演示一下这个程序。”

  兰尼尝试按捺内心的烦躁,他说:“我已经看过软件的演示了,我连自己的数据也带来了,但是在我请你输入我的数据前,我希望知道多一些关于这个程序背后的概念,谁能告诉我这些呢?”

  卓克开始意识到他今天倒霉了,不管这是何方神圣,例行的销售说法在这家伙身上不管用。卓克试图谨慎而又专业地把兰尼打发走,他已经在想着此刻原本可以处理的其他销售机会了。

  “你大概得见见工程部的人,但我不知道现在谁有空,而软件背后的运算法则是我们专属的机密。很抱歉,我们不可以在自己的电脑上输入客户的档案,只有软件工程师才有权这样做,这是我们的管理政策,是为了防范病毒。”

  兰尼站起来:“好的,卓克,谢谢你。”他走回中央办公室,找到了娜拉。

  她正在打电话,兰尼靠近她,娜拉对着话筒说:“我稍后给你回电话。”她挂上了电话,疑惑地看着兰尼。

  “打扰你了,不好意思。这儿好像有点误会。我来自霸软公司,想深入了解你们的软件,卓克肯定帮不了我,我还以为你们的开发部副总之类的人会见见我,你能不能帮我看看何时可以和他谈谈?”

  娜拉只是眉毛一扬,她保持冷静而有礼:“我们的销售副总苗勒先生将在午餐时间会见你,我想,工程部副总鲍洱现在正忙着。”

  兰尼点点头,说:“我明白了,你能否告诉邓宁,霸软公司的兰尼想跟他说两句?”

  冷静的娜拉可给他吓了一跳,邓宁是英达逻智公司的总裁。

  “请先坐坐,兰尼先生,我会尝试安排。”娜拉说。

  兰尼坐在办公室角落的皮椅上,片刻过后,邓宁大步走进房间来了。

  “兰尼,真高兴你到这里来。史高泰跟我说过,你会来看看我们的运作,不过我不知道你是今天来,我为一切的误会道歉。”

  邓宁转向娜拉说:“鲍洱在他办公室吗?”

  “在,他在主持小组经历的每星期例会。”

  “很好,这表示丹宁什正和他在一起了。告诉鲍洱,霸软公司的兰尼和我现在就到他的办公室去。”

  娜拉拿起了电话,邓宁对兰尼说:“我希望能亲自陪你,但此刻我办公室还有来自中国的客人,鲍洱是我们的工程部副总,我想你会更有兴趣和他谈,让我带你到他的办公室吧。”

  邓宁引领兰尼走进电梯。他们上楼时,邓宁告诉兰尼,工程部正忙着润饰一个月后推出的新版本软件,新版本将把财务功能加进全局优化中,兰尼猜想新版本能否准时推出,希望他们的排程比昨晚的航班好些吧。

  电梯门一开,与兰尼有过几面之缘的鲍洱就穿过走廊来迎接他们,他身后还紧跟着一个人。

  “兰尼,这是鲍洱,我们的工程部副总,这是我们的首席科学家丹宁什,不需要我来介绍兰尼了吧?”

  “你好,兰尼。”鲍洱边握手边说,“我们碰过几次面,你大驾光临真实太好了,和丹宁什谈谈吧,他是我们的优化系统背后的主脑、康耐尔大学数学博士。”

  “看来,我见到我想见的人了。”兰尼对邓宁说,“我知道你得回去应酬你的客人了。”

  他们来到鲍洱的办公室坐下,兰尼打开手提电脑,抽出一张磁碟,说:“这里面有我为这次拜访准备的一个小小的案例,有两种格式的版本,Access格式和纯文字格式,请你试试能否导入到英达逻智软件中?”

  鲍洱微笑着说:“没问题,丹宁什,你可以试试吗?我对这个案例的细节倒很好奇呢。”

  丹宁什将磁盘插入电脑,将文件导入到英达逻智软件中,然后启动显示选项,兰尼向他们解释一些细节。

  鲍洱了解到案例的复杂性,笑着说:“看来你给我们准备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案例,我很喜欢。”

  兰尼解释:“这个案例并不是虚构的,是我二十年前工作过的一家公司的浓缩版。当然,当时的电脑系统相当原始,所以,我必须很清楚所有细节,才能是系统正确运作。现在,在我们开始之前,我想搞清楚,我会从软件中得出什么?”

  丹宁什回答:“首要目标是考虑物料供应、产能制约及工具是否齐备,确保客户所订的货物都能准时运出,这是最重要的目标。”

  他启动程序,几秒钟后,屏幕上就闪动着一行行数据。

  鲍洱自豪地说:“只是一眨眼工夫,优化程序就处理了所有数据,为所有产品、物料及工作站提供了最佳且最实际的排程,具体指出了谁应该在什么时候干什么。现在显示的是摘要,可以看到执行该排程所得到的结果。”

  兰尼似乎不太满意,这个案例数据不多,而当今的电脑功能又这么强大,能让他印象深刻的不会是速度,而只会是运算的结果。

  他小心倾听这丹宁什进一步解释。“这里,”他指向屏幕左方,“是优化程序找出的三个瓶颈,换句话说,这三个工作站的产能不足以准时完成所有订单。因此,除非我们增加产能,有些订单将不能按承诺完工期交货。”

  “至于这里,”丹宁什指着屏幕右方,“是新的主排程(Master Schedule)和更新后的完工期,这两行闪动的数据显示两张不能准时交货的订单。你看,一张要推迟四天,另一张要推迟十二天。”

  “这就是软件最大的优势之一。”鲍洱自豪地说,“它能够提前告诉你,你将面对什么问题,令你有足够时间采取行动矫正。”

  兰尼把身子向前倾,以便看清屏幕上显示的资料。过了片刻,他说:“我看到大部分订单将会提前完成,有些提前很多。”

  “没错。”鲍洱说,“优化程序尽量减轻产能不足所造成的影响,仅仅影响那两张订单。”

  “但是,”兰尼喃喃自语,“我们能不能这样安排,比如说,这张订单不要提前那么多,从而利用腾出的产能减少那两张订单的延误?”

  “当然不能。”鲍洱一口否定,“这已经是最佳且最实际的排程了。”

  “我怎么知道呢?”兰尼问。

  兰尼晓得,定一个排程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要定一个好的排程才难。数学家们宣称,定一个完美的排程,是当今世上仍然无法解决的难题,也许这正是英达逻智公司只敢声称他们提供的是最佳且最实际的排程。既然“实际”二字尚未有公认的定义,他们这样宣称还可以勉强说得过去。然后兰尼要的是一个好的排程,所以他不打算只听信他们的片面之辞。

  一如他所料,回答这问题的是丹宁什,但他的答案却不是他预料的。“你是不是要我将所有工作站的详细排程打印出来?”丹宁什问,“你是不是想亲自核证一下,要改善那两张延误订单而不损害其他订单,是不可能的?”

  兰尼不喜欢丹宁什的提议,事实上,他认为他在明目张胆地愚弄他。兰尼压抑着不耐烦的情绪,说:“即使我这个小小的案例,已有足够的变项可以产生像天文数字那么多可能的排程。我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完成你建议的做法呢?一年?”

  丹宁什不作答。

  兰尼很不高兴,是他们宣称英达逻智软件出的排程是最佳且最实际的,兰尼理所当然地期望他们能证明一下,而不是要他进行一场无结果的追逐游戏。

  兰尼意识到,丹宁什和鲍洱将不会提供方法真正验证他们的软件,他除了自己动手外,别无选择。

  “软件是否考虑到了因机器维修而停机的情况?”他问。

  “当然。”鲍洱说,“英达逻智软件可以按你的任何要求处理维修事宜,这是我们软件的一个强项,它可以真实反映任何工厂的状况。”

  “那么,为其中一个瓶颈安排一天的维修,不成问题吧?”

  “完全没问题。”鲍洱向他保证,然后,他意识到兰尼希望马上示范给他看,便示意说:“丹宁什?”

  丹宁什没有马上输入指令,反而说:“对付那两张延误的订单,我们应该增加产能才是,而你要我做的却恰恰相反。”

  “我明白。”兰尼说。

  丹宁什似乎想争辩,但他看到兰尼坚定的表情,只好转向键盘。

  “我预料见到的是,”兰尼说,“瓶颈损失了一天,会令那两张延误的订单再延迟一天,而一些提前完成的订单也不会那么早完成了。”

  “运算完了吗?好,让我们看看结果吧。”

  两张延误的订单的其中一张不再延误,但却有另外一张订单延误了。

  兰尼脸色一沉。“能否解释一下?”他问丹宁什。

  “你让瓶颈减少了一个工作日,这就是结果。这是你设定的情况下所能得到的最佳排程了。”丹宁什直白地说。

  “丹宁什,你一直在告诉我‘这是最佳的’,但是你没有给我任何证据,只是一再声称。当运算结果不对劲时,我还怎么能够相信你的话呢?看,这些数据还没有包含订单的金额或各客户的相对重要性,但是,每张订单的完工期被搬来搬去,却没有合理的理由,你能否解释一下?”

  鲍洱出手相救,说:“兰尼,这正是这软件的妙处了。它针对维修所损失的时间,订出新的排程。由此可见,当事情不按原定计划进行,当你因突发的事件损失时间时,你可以再用英达逻智软件运算一次,得出新的排程,它会告诉你赶上完工时间的最佳途径。当然,如果出现太多麻烦的话,你可能要安排加班加点,英达逻智软件会提示你这种需要。”

  兰尼已经受够了,说:“听着,别再愚弄我了!我想检验排程的质量,而你们却回避我的问题,给我的只是推销的说辞!你们可以说实话吗?我可不是你们要说服购买软件的销售对象。”

  “你比一般销售对象可重要得多了。”鲍洱试图安抚兰尼。“我们知道,你不是为了买一套我们的软件而来的,你若是想买,就会买整家公司了。”

  “那么,你们不愿意被收购吗?”

  “恰恰相反。”鲍洱一本正经地说,“没有比成为百万富翁更愿意的事了。而且,我也期望能为一家有无限资源投资于未来开发的公司服务。”

  “如果是这样,”兰尼平和地说,“就让我给你们一点建议吧。”他直视着丹宁什,说:“请对我尽可能坦白。”

  丹宁什的脸红了。

  “就让我们实话实说吧。”兰尼说,“是什么令你有信心认为英达逻智软件算出来的排程称得上好呢?”

  如果丹宁什在运算法则上兜圈子,兰尼就决定放弃并告辞了,其他APS公司还多着呢,但结果他这一天总算没有白跑,丹宁什不再试图放烟幕弹了。

  “有两个原因。”丹宁什回答,“第一,我花了很多时间跟英达逻智软件对垒,现行版本每次都击倒我,我知道这说明不了什么……”

  “这说明很多呢。”兰尼鼓励他,丹宁什的脸色渐渐回复正常了。“第二个原因呢?”

  “我将运算结果跟其他APS产品做比较,大部分那些软件根本望尘莫及,没有一个可以得出更好的结果。”

  丹宁什用什么标准比较各软件,这点并不清楚,但是从他的身体语言来看,他说的似乎是他的真实感受,这对兰尼来说已经足够了。英达逻智软件的排程并不是最好的,但大概是任何APS系统所能提供的最好的结果了,这样够好了吗?它们能否为用户带来足够价值呢?

  “丹宁什,能否解释一下,为什么第二次运算的结果跟第一次差别如此大?”

  “那正是这怪兽的本质。”丹宁什回答说,“你看,优化了的排程是指什么?我们尝试将所有东西尽可能排得密密麻麻,这是增加产能使用率及缩短完工时间的唯一方法。所以,当一个资源完成一个任务后,软件马上尝试安排它开展另一个任务;当工作单上的一个任务完成了,软件就会安排工作单上的下一个任务尽快开始。

  “现在,你可以看到,改变运作因素将会产生什么后果。就让我们假设,改变只是很轻微的。例如有一张工作单延误了一点,这个变动就会传播到其他工作单和其他资源。简单来说,由于让资源闲着不划算,本来受命处理我们的工作单的资源现在被分派到另外一张工作单了。同一原理,本来分派到我们工作单下一个任务的资源也得变了,依此类推,变动绵延到整个系统。”

  兰尼来这个公司之前,就知道这些了,因此他不难得出以下意义深长的结论:“这意味着,备用产能越少,排程就越不稳定。”

  “不幸地,事实的确如此。”丹宁什点头认同。

  兰尼决定继续,正如他所料,APS软件所定的排程都不稳定,也不是最“实际”的。很多工厂正在实行的那些为应付需求和突发事态而产生的排程,也正受这个问题困扰。所以,英达逻智软件仍然有可能为工厂带来效益。为检验这个想法,兰尼必须令鲍洱和丹宁什保持开放及坦诚,尤其是丹宁什。

  “我们相信英达逻智软件是当今最佳APS产品之一,”兰尼说,“请不要误解我下面的问题,我不是故意挑剔英达逻智软件,而是诚心地尝试了解APS产品的价值。”

  “我们理解。”丹宁什大方地说。

  “我知道,在大多数情况下,用户会增加产能,直至所有订单都能安排在承诺交货期或之前完成,对吗?”

  丹宁什现在变得很小心了,他说:“没错。”他怕兰尼误解他的意思,又澄清说:“当然,用户不会疯狂增加产能,令所有订单都能提前完成,产能只会增加到大部分订单能准时完成或轻微延误。别忘记,英达逻智软件的第二个目标就是提高现有产能的使用效率。”

  “我也是这么想的。”兰尼说,“现在我们知道墨菲定律是存在的,我们不能期望事情会不偏不倚地按计划进行,生产线上的事故是经常发生的,而……”

  “当然。”丹宁什打断这串重复的话,“这就是现实。”

  “既然如此,”兰尼继续说,“你们的排程可说是合乎实际的吗?”

  “你的意思是?”鲍洱问。

  “如果至少有一张订单,或者很多订单,被安排恰好在承诺交货期那一天完成的话,”兰尼解释,“那么,由于墨菲定律造成的延误,它们便无法准时完成。如果是这样的话,英达逻智软件运算出的承诺交货期就不切实际了。”

  “嗯,事实并非完全如此。”丹宁什不同意。“大多数用户采用较宽松的预估时间,即把安全时间加进到数据中,这些安全时间减轻了问题的严重性。”

  “但是,采用较宽松的预估时间不是与英达逻智软件的第二目标背道而驰吗?这不会降低资源运用的效率吗?”

  “还会增加库存及加长完工时间呢。”丹宁什说,附和兰尼的论点。“但是,大多数用户把这个看成是权衡,加入越多安全时间,排程就越稳定,但资源运用的效率就越低。”

  兰尼现在看到一个可能让APS系统带来真正价值的方法了。“丹宁什,”他若有所思地说,“在优化排程方面,你的经验比我丰富得多。把同一长度的安全时间加进运作流程的某一部分,是否会比加进到另一部分更为有效呢?”

  “是的。”丹宁什肯定地说,“比如将安全时间加到瓶颈之前,远比加到其他地方有效,但是,瓶颈有可能会移动。”

  “如果是这样的话,英达逻智软件的用户可不可以先定出他愿意加进的总安全时间,然后由软件将它加进到各合适的位置?这样得出的排程会比人工的强多了。”

  “不。”丹宁什直直地说,“英达逻智软件不干这个。”

  这点太重要了,不容兰尼放弃。“为什么呢?”他问。

  “因为我们有更棒的方法处理这个问题。”丹宁什洋洋得意地答,“你看,我们没有忽视墨菲定律必然会制造的麻烦,但是我们也不主张加进安全时间。当事故发生,例如机器坏了,或者某个供应商没有按时供货,用户就应该用英达逻智软件重新运算一次,他将得到一个新的、优化了的排程。”

  “优化?”兰尼暗想:我们不是已经确定了,英达逻智软件的排程并没有优化,甚至算不上特别出色吗?算了吧,他对自己说,看这家伙还胡扯些什么。

  丹宁什继续说:“如果事故很严重,软件会建议用户增加产能。如你所见,它会告诉你哪个工作站需要加班、加多少。我们不用安全时间来保护排程,那太昂贵了,我们用备用产能(safety capacity)。”

  他最后一句话引起了兰尼的兴趣。“这倒是个很有趣的方式。”他评论,并尝试分析:“安全时间必须在事故发生之前加进排程,而事故可能根本不发生,这就意味着,无论墨菲定律有没有出现,代价都已付出了,库存和完工时间都增加了。但是,用备用产能的话,用户只需要在事故发生之后才做决定,因此他需要多少额外时间,便加多少班,不多不少,真聪明。”

  丹宁什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兰尼补充:“这可能对任何工厂都带来价值。”

  鲍洱现在有足够信心说:“你说的对,这是英达逻智软件的最大优点。每当计划出了岔子,只需用电脑重新运算一次,就可以得到一个优化了的新排程,这是我们最强的卖点。软件运算速度是如此厉害,用户甚至可以每小时运算一次。”

  兰尼没有理会鲍洱,说:“但我看到一个大问题,如果我没有误解你的意思的话,你建议每次出现事故就重新用软件运算一次。”

  “也许不是每次。”丹宁什试图维护他的方法的可行性,“但是,次数越密越好。”

  兰尼被一些更基本的东西困扰着了。“我们不是说过了吗,情况发生任何变动,哪怕是很细微,几乎全都会导致排程大变动?”

  “是啊。”

  “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为什么有问题呢?”

  “因为,每个排程的大变动,都会令局部的事故传播到整个工厂。”

  丹宁什不作回应。

  “这个没有困扰你吗?”兰尼感到很意外。“如果我们设立一个机制,助长局部事故所造成的影响扩散,对整个系统的表现的害处可能比好处多。如果我们容许某处一个细微的涟漪影响工厂中每个人的工作,那就是将偶发的噪声(noise)扩大成无可挽救的偏差。我们都晓得,我们可能令整个工厂陷入混乱状态,这是基本统计学。”他停下来,望着丹宁什,要他回答。

  “我考虑过这一点了。”丹宁什说。

  “你当然考虑过,那么你的结论是什么呢?”

  “你说‘我们可能令整个工厂陷入混乱状态’,‘可能’这二字是你论点中的关键词。”

  “是的。”兰尼说,“但是,你知道生产线上的依存关系会令延误累积起来。有很多关于这一主题的论文,所以,令工厂大乱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实际上,我越想越觉得这几乎是注定会发生的。”

  “不,兰尼,这不会发生的。”

  兰尼很乐意被丹宁什说服,但他需要证据。

  “是什么阻止情况发生呢?是什么把累积的延误拿走呢?”兰尼问,他等待着逻辑推理,或至少是数学上的证据。

  “这种事情根本不会发生。”丹宁什胸有成竹地说:“我们的客户所回报的成绩都非常优秀。”

  这二十年来,兰尼一直在商场打滚。所以,对他来说,这句话是十分有力的。不过他也晓得,他必须审慎地思索这个论点。“客户成绩的改善,跟用英达逻智软件重新运算的次数,有什么关系呢?”他问。

  丹宁什没有回答。

  兰尼了解到,为了让丹宁什专心研究工作,鲍洱大概故意不让他接触市场的实况,兰尼于是向鲍洱重复他的问题:“一个每小时都用英达逻智软件运算一次的用户,跟一个每天只用一次的用户,公司表现改善了多少,有何比较?”

  “我不知道。”鲍洱承认,“老实说,我怀疑到底有没有用户会每小时用一次我们的软件,大多数只是每星期一次。”

  丹宁什惊讶地望着鲍洱。

  嗯,兰尼想,要从头再开始了,他大声问:“你们的客户中,有谁回报了优秀的成绩,能不能给我开一张清单?”

  “当然可以。”鲍洱答应,“我们的销售副总苗勒,就是今天午饭会跟你见面的那位,会给你那份清单的。”他看了看手表说:“正是时候,我带你到苗勒的办公室去吧。”

 

巨灵鸟整理

来源:巨灵鸟 欢迎分享本文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