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灵鸟

电话   4000156919
当前位置:首页 > ERP基础知识_ERP百科

关键链-突破项目管理的瓶颈(九)

来源:巨灵鸟软件  作者:进销存软件  发布:2014/8/20  浏览次数:4363

8 报告的包装

有人敲门,我(指李查德)从工作中抬起头来,看见韦逊娜这一叠材料走进来。
“真妙。”他说,然后把材料向我的桌面一抛,“你的26个个案,加上我在这两年间收集的个案,我们现在有了相当多的资料,可以写一篇好论文。”
他拉出椅子。“这是我对论文各个部分的建议。”他翻动那叠材料,最后交给我一页手写的,我自诩是解读韦逊笔记的能手,但这页纸真的难倒我了。
“逾期和超支。”我最终猜出了第一个副题。
“李查德,很多人曾发表过关于这个题目的研究报告,而我们大部分个案都没有实际数据作为基础,因此我提议你先收集所有合适的参考资料,然后,我们就宣称我们的发现印证了以前的研究。”
我心中盘算着,看来我要花最少两天的时间,呆在图书馆干苦活,我倒想知道还有什么好戏在后头。
“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如何为大混乱背后正是的和非正式的原因分类。”他继续说。“我草草写了一张个段落小标题的清单,你可以随便加其他的进去。”
那么这些蛇状物体就是段落小标题了,我把纸递会给他,说:“我们逐题讨论更好。”
大约20分钟后,我有了一份完整的清单,我估计那叠材料大约有70个报告,我到底需要多少时间阅读,并写一份详尽的内容分析呢?不会少!这工作真闷透了,但还得硬着头皮去干,我不能把机会拱手让给韦逊任何一位博士生的。
这就是交易,我教授课程,并负责那些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然后才有幸写论文的第一轮草稿,然后是第二轮、第三……而在每份稿上,韦逊的名字总是在我之前。
我还是不要这样想,这确实是他的课程和他的构思,而我也的确需要发表论文,我必须杜绝一切负面思想,并为得到这个机会而感激。
我告诉他关于我的学生所发现的现象:职位愈低的经理,就愈会把矛头指向公司内部,而不是只指向公司外。
“非常有趣。”他评论说。他想了一会儿,然后拿起那叠材料,开始翻动,我则继续我的工作。约十分钟后,韦逊把材料放下,开始在房间里踱来踱去。
“非常有趣。”她最后说,我按住自己,不去提醒他十分钟前也是同一句话。
“李查德,我认为我们应该把这个有趣的发现定位论文的中心,我们的多少个个案肯定能印证这个论点,44个不同机构,有非牟利服务组织以及工业界的,78个不同项目,投资额有少于3万美元到超过3亿美元,这个现象几乎在所有个案中出现。李查德,这实在太棒了!我们终于找到一些重要的东西,作为这份令人印象难忘的深入调查的核心,我们甚至应该以此作为论文的题目。”
把鸡毛蒜皮的小事吹得那么大,但他的确是包装论文的专家,我不打算和他争论,但……
“韦逊。”我踌躇着说,“看这叠报告时,我留意到另外一件事。”我在那叠材料中尝试寻找佛烈的几页。“它在哪?”
韦逊快要不耐烦,我找到了,并递给他:“读一读财政状况。”
他很快就找到那一段。“好吧。‘由于成本超出预算(16.2%)和生产上的延误,原先预估的三年回本期需要修正为五年’,一个很平常的例子,你想指出什么?”
“成本只超出预算16.2%,不可能导致回本期延迟多国半年。”
“那又怎样?”
“但他们估计把预估回本期有三年延长至五年。顺带一提,写报告的人是项目核查员,他说有人已经准备把正式的预估回本期推延至七年。”
韦逊依然不懂我的意思,这并不像往常的他,我继续耐心地说:“如果成本超出预算不会导致回本期出现这么大的调整,那么问题一定是出自项目的延误。”
“似乎是这样。”他又开始踱步,“似乎是这样。”他重复地说。“让我想想,你是说,严重的财政困难并非源自支出太大。”
“财政上,与其要比超支严重得多。”我强调。
“就这个案来说,你是对的。”
“在其他6个个案中,我也遇到这个情况。”
“其余的呢?”韦逊似乎不太热衷。
“我不知道。”我承认,“就如你所说的,在大部分的个案中我们都没有逾时和超支的实际数字,回本期就更不用说了。”
“真可惜。”他说,放下佛烈的报告,“这可能是个有趣的额外题材,但不要紧,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资料了。”
“韦逊,暂时不谈这篇论文,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值得向学生特别指出。”
“独特倒是的,重要?如何重要?”
我并不放弃,说:“同一份报告指出,他们宁要较便宜的供应商,也不选那些较可靠的,你认为他们因此可以省掉多少钱?”
“我怎么知道,大概5%吧,不会太多。”
我继续说:“你亦可以看到,机器供应商的延误其实是整个项目延误的主因。”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他再次拿起佛烈的报告细看,最后他说:“那么,他们在购买机器上省回5%,大概少于项目总投资3%。”他慢慢地说下去:“而这省下来的钱,就把项目回本期由三年延长至......”他停下来。
“就是为了省掉少得可怜的3%支出,把好端端的项目弄得一败涂地。”我总结说。
“李查德,你冷静一下。我们做了很多假设,问题并非如此简单。”
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事态太明显了,很多公司都只顾省钱,连项目的真正目的在于赚钱,而非在于省钱也忘掉了。
我大声说:“现实就是,他们试图减少几个百分点的支出,却导致回本期拉长一倍。”
“对,这算你对。但并非如此简单,我们要替整个项目的投资付款期分布做假设,即报告里马来西亚工厂的盈利,我们还应该把利息和通货膨胀因素算进去,还有机器折旧率和工厂产品的寿命,这个数学模型会相当复杂。”他举起手,阻止我回应他的话。
然后他坐下来,说:“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个好主意,好到不能不查清楚才放出去,你试找找所有关于这个题目的文献,如果能够找到缺口,我就去说服费沙搞一搞数学上的东西,你知道他是这方面的专家,可能行得通的,对,行得通。”
“你不认为我们应该把这个加插进调查报告论文之中吗?它能以实例来支持哪个数学模型的啊。”我说。
“我们没有必要只为了支持数学模型而把两篇论文合二为一,事实上,我可以打电话找找去年的学生,而你也可以找找你的学生,我们或者能够收集到欠缺的资料,写成第三篇论文。”他说。
我对此感到非常不安,这一定在我脸上流露出来了,因为韦逊突然爆笑。“李查德,李查德,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什么时候才能面对现实?我们从来不把两篇论文合二为一的,只会把两篇变成更多篇。”
他走过来拍拍我的背。“终有一天,我们会令你成为大红人。”然后他就朝着大门走去,开门时,她问:“学生有没有因为你布置的作业而造反?”
“快了,快了。”我笑着说。
“这将会是另一篇上佳的论文,我们继续炮制吧。”他以这智者之言做总结,离开了我的房间。
“韦逊,等一等,韦逊。”他没有听见,我从后面追上去,最后在电梯附近截停他(他走路的速度真是惊人),我拉他到一旁,然后问那个自从上次与玛丽安讨论后就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
“我听闻一些关于学院要削减预算的谣言。”我很小心,没有把我的消息来源泄露。“我转入永久职系会不会受影响?”
“不用担心,李查德。”
“但我的确非常担心,你知道这对我是何等重要,我不会有第三次机会的。”
“李查德,一切顺利!你会获批准转入永久职系,这是你的表现赚回来的实至名归,所有人都认同,我亲自向评审委员会说有委员查问过,困扰你的应该不是永久职系,而是能否晋升为讲座教授,你在发表论文方面还距离要求很远很远,你是不是应该开始主攻这要害的一关?在论文上多下功夫吧,这是你的未来。”
“那么削减预算又是怎样一回事?”
“不用紧张,那只是云柏妍和院长之间的游戏,一场高层政治角力,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与你完全无关。”接着,他便走进电梯去了。

巨灵鸟整理

来源:巨灵鸟 欢迎分享本文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