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灵鸟

电话   4000156919
当前位置:首页 > ERP基础知识_ERP百科

关键链-突破项目管理的瓶颈(四)

来源:巨灵鸟软件  作者:进销存软件  发布:2014/8/20  浏览次数:3608

3 不向名气低头

她,身材高挑,超过六英尺,十分苗条。而且衣着高贵,简直太高贵了,她对此向来讲究,相貌算不上秀丽,但引人注目。她给人第一印象轻柔如高贵的真丝,可能因为她从来不提高声音讲话,亦可能是由于她轻柔的南方口音。但这都只是第一个印象而已,不会维持很久的,她骨子里钢铁般的个性才是她最真实的一面。
她分析力强,充满野心,精于操纵他人。她介绍自己为B.J.云柏妍,在笺头上也是这样称呼自己,没有人知道B.J.代表什么,也没有人敢查究,她的笺头印上“大学校长”四个字,一个戴着皇冠、无人敢挑战的女皇,还未有皇夫,起码现在没有。
正值夏天,酷热的天气快要把首都华盛顿溶掉,日落后还是闷热难耐,但在这间为大学校长举行晚宴的餐厅,情况就截然不同。
云柏妍坐在高斯密和法兰伦之间,要耍点手段令他们坐在自己两旁,对她来说并不太困难,他们两人都是精明而极富经验的熟人,但最重要的,是他俩的大学都有商学院。
“你的商学院招生情况怎样?”云柏妍问,似乎在寻找话题。
“还可以做得更好。”法兰伦随便地说。
在云柏妍探究着含糊的答案前,高斯密已为她代劳:“你的意思是,你和我们一样,也已经开始察觉到好景气快要完结了?”
这就是云柏妍最欣赏高斯密的地方:他能一针见血而且不得罪别人;而法兰伦最令她欣赏的就是他从不回避问题。
“现在下定论未免太早了。”他回答说,“但也许你说得对。我们今年不用发那么多‘对不起,额已满’的信件。”
高斯密点点头:“似乎任何能写自己名字的申请人,我们都要录取了,这还得靠运气。云柏妍,你的大学怎样?”
从高斯密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跟她一样担心。
“恐怕和你们一样吧。”
她低头继续吃她的凯撒沙拉。这样说来,问题并不单单在她的商学院发生,她内心似乎觉得好过一点,但无论如何,前景实在令人担忧。
法兰伦说出他们的心里话:“过去十年是我们的黄金时代,企业界对工商管理硕士毕业生需求增加,而年轻人可望成为工商管理硕士的亦相应增加,我们没有足够名额去迎合需求,难怪申请者到处大排长龙。”他停下来啜了一口红酒。他们静静地等待高斯密继续发言。
终于,高斯密开口说:“那么,我们现在所目睹的现象是大学成功增加了名额而造成的吗?”
“有可能。”法兰伦盯着自己的酒杯。“但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你知道我们办事的规律,要么是不足,要么是过了头。我担心,申请人数急剧萎缩,显示我们已经过了头。”
“以全国的商学院仍然继续扩充的势头来判断,招生不足,只是迟早而已。”高斯密赞成他的说法。
来这里跑一趟,的确是好主意,云柏妍感到欣慰。她亦对她所选择的两位晚餐伙伴格外满意。“那么,申请人数少,是因为增加的名额比有志成为经理的人多,对吗?”她用她那轻柔的声音问。
“可能是这样吧。”法兰伦在侍应生奉上肉排前回答她。
“那么我们一定要减慢商学院急促扩充的步伐,起码直至我们找到方法,鼓励更多年轻人选择管理作为职业为止。”高斯密脸上挂着深思的表情。
法兰伦等那位过分殷勤的侍应生离开后,评论说:“但情况可能会更差。”
“这话怎么说啊?”同桌的史唐利问。
很明显,这番对话已引起了在座其他校长的兴趣。
法兰伦说:“我们没有足够的申请者,可能是因为名额已经供过于求,而且有人说既是考取了工商管理硕士,也不能保证找到优厚的工作。”
高斯密思索着,一边说:“如果情况确实如此,那么就不是减慢商学院扩展速度那么简单,而是怎样逐步收缩,这确是个难题。”
云柏妍一面吃肉排,一面思考高斯密的话,他正说出了她的想法。但当听到别人说出她的心里话时,她反而犹豫起来,情形不是这么差把......
高斯密打破静默:“再仔细一想,我们可以推动需求,只要通过一条法规,规定所有上市公司的经理都必须是工商管理硕士,并给他们法定地位,正如医生、会计师和律师一样。”
“太急进了。”史唐利反对,“我们也不应该去想以法规解决问题,这违反了资本主义的精神,而且不切实际,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执行,况且,我不认为你们的忧虑是有根据的,今年我的商学院申请报读人数仍有增长,还超越了往年的纪录。”
“我和一些在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任教的朋友谈过,他们也看不见任何恶化的迹象。”法兰伦插嘴。
“他们当然不会有问题,永远不会。”高斯密回应,语气隐隐带着醋意。他拨动碟中的肉排,把它推到一旁。“他们任何一系的申请人名单比我的手臂还有长很多很多,我听说他们甚至可以在每五位申请人中只选其一,以他们收取的学费来看,这可真是个奇怪的现象。”
“为什么?”柏斯顿问。此刻,个别的谈话已经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在等待高斯密的回应,他却慢条斯理,他很喜欢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首先他喝点红酒,然后用白餐巾抹抹嘴。
“你们想知道原因吗?我可以告诉你们,去看看他们商学院的教学大纲,他们所教授的东西差不多和我们完全一样,可能他们的教授都是交佳的研究员,但我怀疑他们是否有较出色的教师。他们和我们之间唯一的区别就是,从一所顶级学府毕业出来,就好像有了许可证去放火打劫,区别不在于教学内容,只在于名气罢了。”
“这就够了。”史唐利直爽地说,“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区别—他们有资质较高的学生,全国最好的学生都往那儿钻,正如你所说,他们可以细选精英中的精英。”
“再一次印证,是名气作怪,不关乎教学的实质。”高斯密不辨驳,他只是发发牢骚罢了。
云柏妍心里想:商学院正面临危机,史唐利说对了,危及正比人而来,只是那些出名的大学不受影响,其他的都不能幸免。
“怎样才能建立这样的名气?”柏斯顿问。
“非常简单。”高斯密讽刺地回答,“你只需在二百年前建校,并细心探寻你毕业生的出路。”他环顾四周,看谁看挑战她,史唐利敢。
“这不是唯一的方法,我们都知道很多举国知名的学府,成功招揽一批杰出的科学家,他们的研究突破令学府街知巷闻。”史唐利说。
法兰伦摇头,表示异议。云柏妍清楚明白,像她或法兰伦领导的那样小的大学,根本不可能吸引到这类人,他们有办法钻进自己心目中的学府去,无论如何,她根本负担不起他们要求的报酬。
或许她可以栽培商学院里现有的人才,想办法支持和鼓励他们。但怎样实行才好呢?在她的商学院中,有没有未被发掘的人才呢?

巨灵鸟整理

来源:巨灵鸟 欢迎分享本文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